当前位置: 主页 > 智能手机 >

互联网红利已过,多家厂商抱团取暖 “乐酷”还有发展空间吗?

发布者:采集侠
来源:网络整理 日期:2016-08-08 11:45 浏览()

【i时代网编者按】互联网红利已过,多家厂商将会抱团取暖。昨日,酷派董事会发生变动,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将担任董事会主席以及提名委员会主席。随着乐视成为第一大股东,酷派将转型互联网生态硬件公司,那么“乐酷”还有发展空间吗?

互联网红利已过,多家厂商抱团取暖 “乐酷”还有发展空间吗?


酷派和乐视的事儿终于有结局了。

8月5日晚间,酷派官方发布了董事会成员变动公告:原酷派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郭德英已经辞去其在董事会职位,仅担任名誉董事长一职,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将担任酷派董事会主席以及提名委员会主席。

除贾跃亭之外,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还有蒋超、刘弘以及李斌。

事实,在5日晚间公布的人事变动之前,乐视和酷派已经完成了股权交割,即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。

6月17日晚,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,公司第一大股东Data Dreamland与买方达成股权交易协议,Data Dreamland将出售公司11%的股份,交易金额为10.47亿港元。买方持有酷派集团17.90%的股份,交易后将持有公司28.90%股份,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随着乐视成为第一大股东,酷派将转型互联网生态硬件公司。乐视酷派缔造的生态手机战队,将增强乐视在手机行业的话语权。保守估计,乐视+酷派2016年智能手机总销量在5000万~6000万,2017年销售量有望突破1亿。

同时,这也意味着“中华酷联”的手机地位将正式解体,以华为、乐视、OPPO、小米组成的“华乐欧米”格局正在形成。

酷派的那些年

酷派自2003年起,依托中国2C业务起家,打头阵的小灵通当年取得8925万元营收,占总收入的55.3%。智能机则在2004年爆发,前五个月营收4625万,占总营收的54.9%。

2008年,中国电信业重组导致其订单减少,酷派营收下降并首次出现亏损。

而当电信业重组完成后,三大运营商都成了客户,酷派立即搭上了“顺动车”,一同搭车的还有“中华酷联”中的其他三家,即中兴、华为、联想。

2012年,酷派手机销售额突破100亿港元,2014年达到249亿港元。

就这样,酷派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贴牌厂商,一跃而为出货量全国第二、全球第七的智能手机品牌。

过去十年,电信运营商成就了酷派,但对运营商的依赖,阻碍了它真正跨过2B与2C之间的鸿沟。

而现在看来,这三家中只有华为突出了运营商“重围”,赢得了头筹,而依赖于运营商渠道的中兴和联想在国内做的却都不怎么好。

最初,手机作为家电,销售渠道只有社会上的家电卖场和运营商渠道,尽管电信运营商财大气粗,每年数百亿的补贴也是极为沉重的负担。出于利润率方面的考虑,国家方面则要求运营商逐年削减补贴,这也是为什么现如今返现力度越来越小的原因之一。

2014年9月,酷派拆分品牌为3个业务线:酷派打运营商渠道,ivvi打零售渠道,大神专打电商渠道。

而这样就导致了品牌分散,因为要面向3种渠道。

1.运营商:品质要过,尽量低价拿货。

2.零售商:卖相好,利润高。

3.电商:品质过,价格透明。

不同渠道投放不同的品牌,在设计、制造、营销、定价等各个环节尽可能地顺应渠道特点。

于是,各大厂商品牌则不约而同的采用了多品牌战略。例如华为、中兴,他们利用原品牌与运营商继续保持合作,而用各自子品牌荣耀和努比亚去打互联网品牌。

在2014年报中,酷派简述了三个渠道的进展:“通过运营商渠道进行的智能机销售受到严重挤压”、“大神已进入内地智能手机市场电子商务渠道国产品牌前三位”、“自2014年底起,已与多个省份的一级经销商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”。

但当时来讲,4G刚刚起步,而酷派对4G手机销量则过于乐观。酷派在2014年初向上游供应商下了大量定单,因而形成庞大库存。但随着后来4G手机的普及,相关原器件的价格会大幅下降,酷派面临巨大的减值风险。

在移动互联网盛行的当下,酷派作为传统手机厂商,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压力,同时运营商补贴骤降,也成为压倒酷派的最后一根稻草,在双重环境下,酷派只能寻找一个合适的契机,以回归资本市场。

乐视+酷派=乐酷生态?

其实,酷派是打算盘的高手。

最初,借助了周鸿祎推出奇酷手机的声势,造就行业舆论氛围,再通过这种声势向乐视索要更多的投入和资源。

酷派一直都知道,如果光靠周鸿祎,在手机市场上的增速不会太明显,得到的利益甚至逐渐减少。

而乐视不一样,毕竟乐视拥有强大的资本资源、社会资源、内容资源,一旦与乐视成功的在一起,酷派将会使酷派短期的收益大于360短期所能带来的收益。用通俗的话来说,酷派就是想套现走人。

或许大家还有印象,在360刚刚发布奇酷手机后,酷派在6月份将其18%的股份以3.52亿美元转让给了乐视网,此时,乐视网已经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。

作为行业竞争对手以及相关的协议内容,周鸿祎怒火中烧,在朋友圈愤怒的说“被人捅了刀子”,随后,360在今天发布公告,宣布其日前已书面通知酷派,要求酷派按照股东协议内容,购买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.5%的股权,总价约14.85亿美元。

在这场商战中对于酷派来说,有乐视这条大腿抱着,想怎样就怎样,对于周鸿祎来说,是一个挺郁闷的结局。真是不择手段非豪杰,不改初衷真英雄。

酷派日前发布官方预告称,要发生一件很酷的事儿,从海报上看猜测是酷派全面引入乐视生态内容,但结果可能远不于此。

众所周知,在手机厂商中被提及最多的词便是“生态”二字,而本次酷派正式归入乐视后,也将会随乐视一起开玩儿生态。

再次之前,把生态玩儿的淋漓尽致的则是小米。

2014年,小米开始启动围绕“系统+硬件”的智能家居布局,此后推出小米生态链,意在打造一家“百货企业”式的全生态链。

雷军曾说,我原来是别人生态链的组成部分,今天我要做平台厂商,关键就是在生态链,没有生态链的支持根本做不起来。生态型公司的崛起昭示了一种不同的竞争规律的到来。

可以看出在整个互联网生态圈中,小米希望以路由器作为中心,在周边布局重要产品,让这些设备互联互通,这也是为什么小米要发布米家品牌的由来。

雷军也曾谈到,“硬件的竞争从来就是多维竞争,不是多卖一个电话少卖一个电话,而是全生态链的竞争,这是一切的基础。”

“地派”的酷派还有机会吗?

年初,据IDC发布的年初手机出货量和占有率数据报告显示,前三名分别是三星、苹果和华为,其次为oppo和vivo。令我们奇怪的是,小米和酷派怎么没了?

对于小米来说,可能眼下遇到最大的麻烦是互联网手机这种商业模式的破产。 而对于酷派来说,眼下最大的麻烦可能是运营商渠道这种商业模式的破产。

譬如,互联网电商模式遇到天花板,微博粉丝眼球经济已过时,雷军习惯使用的微博和小米社区活跃性不能与以往相比,而小米在芯片等核心领域仍然缺席。

在印度遭遇爱立信的诉讼,而迟迟打不开欧洲和美国的大门,自身产品却不断出问题。重视电商,轻视线下渠道和服务建设,让小米背腹受敌。

其实,在整个中国的手机市场中存在着南北派之分。

分享到